可怕!价值700万的房子被1000元贱卖,30多位老人接连被骗,幕后推手却吸金上亿!

摘要: 有人鲜血淋漓,有人深陷污泥。

10-13 00:27 首页 创日报


在不到一小时的采访中,有些老人痛哭了四次。

 

一天之内,这些老人被人强行清出了自己住了多年房子,在豪不知情的状况下,房子就被过户他人,莫名其妙背负上了巨额贷款。

 

这是场有备而来的“银发收割”:为了10%至15%每月高息承诺,一些老人被骗到公证处,签署抵押房屋借贷与全权委托协议。

 

随后,这些人拿着全委协议,明目张胆,在完全合法的情况下将房子低价“卖”给同伙,700万的房子甚至被1000元贱卖。


 

而实际上,在这场已经几乎要把上百名老人逼上绝路、不少人无家可归在公共浴室缩做一团,一些老人甚至跳海自杀的骗局中,放款方、买房人、清房人、公证员,组成了一个利益链条,每一个人都在“尽职尽责”的把老人推进一个又一个骗局之中。

 

那句循环在耳边的“贪小便宜就活该”,显得苍白而无力,事情也远远没有这么简单。



只用了一天就办完了所有手续,

噩梦,就从这一天开始了。


骗局的开端很完美,完美到直到现在,这些被撵出家门的老人还是想不明白,房子怎么就被骗走了呢?

 

2016年,章宝生在朋友的推荐下接触“以房养老”项目和一名前途大好的“创业大咖”赵海佳,赵海佳说这个项目只需要150万元借给他三个月,每个月都可以得到3万元现金,没有现金可以用房产证做抵押,三个月期满后,本金或者房产证会原封不动的退回。

 

熟人的感情牌,看起来是国家出台的项目,无风险高利润攻破心理防线,章宝生动心了。他每个月有5000块钱的退休金,可看儿子每天加班到深夜才回家,他决定先试一期,等挣到钱再给他们惊喜。

 

在交出房产证之前,章宝生觉得自己并不是案板上的鱼肉,他首先要来了赵海佳的身份证,以及公司的经营许可证,细细的打量了一番,第二天他又去了赵海佳的公司,气派的写字楼,整整一层的办公室,对面还是中央电视台,章宝生觉得他能够想像到的风险,他都想到了。



这么一番考察对双方来说都是必须的,是这个“创业大咖”狙击老人的策略,也是老人们敢交出房产证的底气。

 

为了确保投资的合法安全,章宝生被被哄到北京方正公证处,签署了一系列公证书。虽然签约时没看公证书内容,但章宝生很心安,毕竟“国家公证处嘛,还能害你不成?”

 


几十页的合同,带他来的男人一手摁着合同正文,一手翻着页脚,催促他逐页签字。


“一切都包在我身上,您老不用费心了。”

 


在一环又一环的缜密布局中,

骗子早已把老年人斩杀了千百遍


事情就是从这里开始不对劲的。

 

章宝生不知道,在他亲自签下姓名的这沓公证资料里,有两份致命的合同。

 

这第一个是老人与高利贷的借款合同的“强制执行”公证书(也就是说可以不通过诉讼直接强制要求老人还款);另一个则是老人全权委托中间人处置老人房产的委托公证书,章宝生亲手给这场诈骗缝制了一套合法的外衣。


 

签约第二天,章宝生如期收到了3万元利息,可一个月之后,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砸开了章宝生的门,“放款人”登场了。对方声称联系不到赵海佳,需要章宝生偿还这个月17.5万元的利息和违约金。

 

“我黑道白道都有人,你这个房子已经抵押出去了,要不还钱,要不就滚出这个房子”。



章宝生感到五雷轰顶,他要保住这个房子,从这一刻起章宝生再也没有睡过一个整觉,东拼西凑的凑了7万块钱给对方,可对方说出了一个彻底打垮章宝生的消息:只要不还利息,找不到赵海佳,每天都会产生7500的违约金。

 

接下来的一切都如行云流水般自然。这天,章宝生家有人敲门。一开门,七八个黑衣壮汉涌进来,个个近1米80的个头,大声叫嚷:“这房子不是你们的了,出去出去!”他面对着挤了一屋的壮汉们,吓懵了。见老人不动弹,一个黑衣壮小伙拽着章宝生往门外一丢,抓小鸡儿一样扔了出去。



章宝生把最后一线希望寄托给了警察,“房产证上写着人家名字呢。这是人家房子,你出去吧。”警察说。

 

章宝生无家可归了,他在警察局门口冰冷的水泥台阶上坐了半宿,望着手上一沓公证文件,觉得胸口像呕了团血。“我都恨不得杀死自己了,特后悔。” 借款合同、房屋抵押合同书、强制效力债权文书公证、委托书,白纸黑字上实实在在是自己签的名字。

 

终于,他知道再也瞒不住儿子了。



即使老人不懂法,

公证处程序难道没毛病吗?


更加要命的是,要想把房子给追回来,基本上,没有希望。

 

连立案都没法立。因为老人和这个公司签订了非常完整的委托协议。按照常识,被骗所签订的合同,并不是真实意思的表达,应该是无效的。可贼就贼在,在类似的事件中,基本上那份委托合同都是进行了公证的。

 

在整个骗局中,理财项目介绍人、放债方、买卖委托代理人,至最终的购房者,形成一个闭环,整个买卖流程都是同一伙人在进行“左手倒右手”式操作,他们压根就没想让老人还钱,最终目的只有一个字——房。


然而,如此缺乏常识、漏洞百出甚至公然违法的项目,通过诈骗手段获取的相关房产证明,竟然能够通过国家公证机关获取合法有效的公证材料,哪个部门审批的?谁审批的?


出现在公证机关中“内鬼”就是帮凶,虽然风险大,但公证员背后的收益是诱人的。公证员跟小贷公司做业务,收益很高,一笔200万元的业务,公证员的收益有时能达到10%。


很多公证员的账户里,每个月都有不能说明原因的大额入账。



分到最后一杯羹的,还有一类人:清房公司。


房子在被法院挂到淘宝上拍卖时,下面都会特意声明:不负责清退。他们所做的事跟“黑社会”相似,即通过暴力手段,强行将被执行人赶出家门。比如一个房子价值500万,老人抵押给放款方300万,放款方就告诉清户公司,我只要300万就行,多出来的利润给清户公司。


长时间的涉黑逼债包括:发侮辱短信,门上泼狗血,写大字报,砸电表,堵锁眼。


 

无一例外,每一个环节的精密配合,都把这些老人往下一个骗局推得更近。

 

“把你和你家人丢进绞肉机”, “让你们不得好死。”





这个男人连续两年,

陪我去坟头给我老伴上坟。


为什么在自己的父母被清户出门那一刻,子女才知道。这些老人真的就是仅仅的贪小便宜吗?

 

他们根本不懂相关的法律,只是单纯地看到有一个投资的机会可以为家里的子女减轻些负担,用自己的房子自己养老,这是他们唯一能做的事情了。无论怎样设想老年生活,被骗失去房屋都超出正常逻辑。作为年轻人,我几乎忘记社会阴暗处,森森恶意。

 

而骗子似乎总是更勤奋、也更无耻。一位老人说,卖保健品的小姑娘一进门就跪下磕头认干妈,就任人摆布了。



这场“以房养老”的投资骗局牵涉了,包括章宝生在内的三十多户老人,他们有的被强制赶出自己房子,有的虽然暂时保住了房子,但因此背负上高额债务。


让这些追不回老人有一丝安慰的是,两个月之前,司法局终于出台新规:公证机关为60岁以上老年人办理赋予强制执行效力公证或涉及处分不动产的委托公证时,老年人必须由成年子女陪同,必须进行录像。



我们往往只顾冲锋陷阵,攻城略地,却忘记了身后的父母,再也走不动了。


他们呆在原地,等着,一天一天地等着,一年一年地等着。就连我电脑都不会用的爷爷,却毫不犹豫的在家里装了整整一年的宽带,只为了让我们去看他的时候能待久一点。


他们不仅在与时间的对战中,他们一点一点败下去,弱下去,老下去,而且也跟不上时代的发展,被推进一个又一个骗局之中。


其实从骗局的开端,我们就输了。因为站在我们对立面的,是那个整天叫我们的父母妈妈,甚至连续两年陪着他们去坟头给老伴上坟的骗子,如果我们照顾老人的程度,要以银行寄出的钞票来衡量,那么处于“情感账户”透支的老年人就离便宜近了一步。


这是沾着这些老人的血泪写出的新规,

可未来,

我们在哪里养老?


< END >


 ? 创哥重磅推荐 ?  

点击图片直接阅读


 后台回复 目录 或点击下列关键词 

获取更多 10W+爆文


王卫的孤傲荷兰小镇 |赔掉内裤

海淘假 |欠债8000万 3年亏100亿

贱卖尸体 负债48亿乔布斯遗产


创日报每天一个颠覆老炮的创业奇葩!


 商务合作  18310916837

 原创转载   mo15510106645


首页 - 创日报 的更多文章: